首页 S最生活 Z校生活 G徽生活 H车生活
主页 > S最生活 >别让孩子只为了父母期待而活着!除了成绩之外还能关心什幺? >

别让孩子只为了父母期待而活着!除了成绩之外还能关心什幺?

「老师,你可以借我一点钱吗?我想要去找我社群的朋友,我要去流浪……」
在睡梦中的我,被这通没头没尾的学生电话唤醒,等我整理出头绪后,才惊觉事态严重。

别让孩子只为了父母期待而活着!除了成绩之外还能关心什幺?

「天天黏在电脑前,你乾脆叫电脑爸爸、妈妈好了。」
「没日没夜地玩虚拟游戏,你到底要不要考学测?」
「平常都不和我们互动,但经营线上社群,你倒是很厉害?」
父母打开房门,看见○○正在FB上和同学互动聊天,忍不住叨念了起来。

「你们除了叫我读书,还有说过其他的话吗?我上网不是只有打电动,我也在搜寻资料、打作业、做报告。我遇到困难,Google大神会回答我,你们呢?我心情不好,同学、朋友会及时安慰我。你们除了问成绩,问分数,还问过什幺?」

○○说完,愤而离家,一夜未归。

父母最后在网咖找到他,也气急败坏地和他有了肢体的冲突。

孩子伤心的来电

○○跑出网咖,慌乱间,他拨了我的手机号码:

「老师,我不想再和那种成天碎念的父母住在一起了。他们除了骂我、打我,还会什幺?

「你可以借我一点钱吗?我想要去找我社群的朋友,我要去流浪……」

在睡梦中的我,被这通没头没尾的学生电话唤醒,等我整理出头绪后,才惊觉事态严重。

「你是不是受了什幺委屈?你是个从不让父母、老师担心的孩子呀!」我试着安抚他的情绪,也让他感觉有人同理他的处境。

「我爸妈只听自己想听的话……」

「我爸妈只说自己想说的话……」

「他们认为重要的,未来真的管用吗?」

「他们真的是生我,养我,爱我的人吗? 」

「我受够了当乖小孩,受够了当你们的傀儡。我的未来就是要当米虫、耍废,没有目标。我为什幺要为了你们的期待而活着。我活着,就是可笑的、荒谬的存在……」○○边哭边说。

不让孩子觉得孤单

「对不起,让你受伤了。好揪心的一段控诉,你在哪?要不要陪我吃个早餐,再决定是否要去流浪,好吗?」

我明白,孩子内心的无助与恐惧,他的任性是因为情绪溃堤,他的逃避是因为孤立无援。此刻,他不需要说教,不需要指责,需要的只是一个听懂他说话的人,让他觉得世界不是决然孤独的,未来有些曙光在等待他。

「老师,不要打给我爸妈,不要告诉他们:我在哪?你不要骗我,只是吃早餐……」他在试探我,也试着想相信我。

「你都要去流浪了,人生即将走向那幺潇洒,那幺坚毅的旅程了,还怕赌一把,赌对一个老师的全然相信,换一顿丰富的热腾腾早餐?或是──」○○在我话还没说完时,就打断我的话,唸出公园的地址给我,要我独自去找他。

写封信给孩子

挂完电话,我在床边思索许久,我决定写封信给他:

亲爱的○○:
谢谢你,站在人生路口摆渡的当下,你打了通电话给我。
这份被记得的感觉,很幸运,也很幸福。习惯用键盘打字的我,忘记自己是喜欢写字的人。在出门与你共进早餐前,容许我:把想说的话,用书写的方式,传递一份说不出口却真诚的手温。
离家出走,好像是每个小孩或青少年会窜出的念头。当我们和家人间有了难以沟通或面对无法解决的困难时,离家成了我们唯一的选择。
我第一次想离家是在小学三年级时,我被妈妈误会了,内心觉得委屈,趁着倒厨余的时间,打定主意要离家流浪。
我在村庄巷口绕了好多圈,可笑的是,世间何其大,没有我容身之处。
家家灯火通明,笑语无数,温灿暗黑的夜里,我却一无所依地準备要过一个人的生活。
我问自己:生气什幺?想逃离什幺?怨恨什幺?过不去的点是什幺?小小的脑袋,晃进许多镜头……
有妈妈在雨中为我撑伞,同行回家的温馨;
有妈妈为我亲手煮饭,满室瀰漫饭菜香的画面;
有妈妈为我说故事的甜腻,有我躲在妈妈身边胆怯的神情……
家人的爱像握在手中的热茶,不时冒着腾飞的热气,喝下,暖了身子,也暖了心扉。因为你的一通电话,让老师过往许多快乐与悲伤的回忆,倏地,像夜空花火,在眼前闪烁而过。
我没有要替你的父母代笔或代言什幺,仅仅凭藉几次说话与接触的感觉,想告诉你,我的感觉:
我无力解决你们之间感情的纠葛,但是,我难忘你的母亲提起你,满是笑意的脸庞;你的父亲说起你,眼神顿时灿亮的模样,他们深深地以你为荣、为傲。我只想提醒你:浓厚的情感,有时会是彼此勒索的筹码。人情温度的延续需要彼此经营,在对等的关係下,才有机会沟通与理解。
让你和父母回到距离刚刚好,温度刚刚好的那个时刻,找回彼此相爱、互相信任的时刻,或许,你对离家,对流浪,会有不同的诠释与选择。
谢谢你,愿意接受老派的我,用书写的方式,和你说说话,是很真心话,只为你一个人说的话。

出发前,我在书柜前选出亚历塞维奇《我还是想你,妈妈》一书,希望这本书能让孩子记得他们一家人相爱的时光,而非彼此对立斲伤的画面。

孩子脸上的泪水

「老师,我从来没那幺早起来吃早餐,原来,一早学校附近就闹烘烘,果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;早起的人儿有饭吃……」○○幽默地说完,囫囵吞枣地吃起来。

「饿很久了吧!吃慢一点,才能多吃几份。那幺久没吃,要把老师吃垮才行……」刻意幽默,调整我们的气氛。

「老师,你不吃,看我吃,我怎幺吃得下?你也吃啦……」孩子注意到我好像没点食物吃。

「你吃东西,我读点书……我陪你吃,你陪我阅读。」一说完,○○放下手上的食物望着我。

「全世界的幸福,都抵不上无辜孩子的一滴泪水。报导文学的力量,还是很直接、震撼人心的。这位白俄罗斯记者作家亚历塞维奇,的确有他独到的写作功力,能获得二○一五年诺贝尔文学奖,真不是浪得虚名。」我自顾自地说着。

「我无法理解老师,怎能那幺气定神闲地在早餐店看书,好扯!别看了,很尴尬。」孩子悻悻然地说。

「所以,你还是不敢走自己的路,还会在意别人的眼光,关心世俗的价值。你想流浪是形式上的流浪吧,你的价值观还是普世价值羁绊与侷限的,即便离家出走,很快地,你还是会回家的……」孩子听完我的话,愤怒地站起来想走开。

「○○,你先坐下来,坐下来……这封信看完,想走再走。」我从包包把信拿出来。

○○忍住气,打开信。一段沉默的时间后,我瞧见他的泪水流淌整个脸庞。

他望着我,我看着他,时间好像凝结了,他的泪水,我的文字,我们无声地和解了。

唤起对家人的爱

「○○,说话是很直觉式的,有时候,无法练习,无法思考,伤害就造成了。但是,文字不会这样,书写是缓慢的,必须用爱研墨,用情句读,才有机会成章成篇。你翻一翻这本书,都是在战争砲火下,失去母亲疼爱的孩子们。战争至今没有停止过,最大受害者依然是孩子。他们的成长,家人势必缺席。一百零一位失去母亲,失去童年的孩子,是命运让他们的记忆,失去被亲人照养、关爱的机会。只是,这样的文字是否能唤醒我们反战的决心与良知?同时,是否也提醒我们,该好好珍惜眼前拥有的感情?」我试图唤起他对家人的孺慕之情。

「他是不是个记者?我在找小论文资料的时候,爸爸告诉我《车诺比的悲鸣》这本书真实呈现车诺比核灾的真相: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六日,史上最惨烈的反应炉事故发生在车诺比。作者写,那天晚上我听到声响,探头望向窗外。他说:『反应炉失火了,我马上回来。』我没有亲眼看到爆炸,只看到火焰。所有东西都在发亮。火光沖天,烟雾瀰漫,热气逼人。他一直没回来…… 」孩子说起父亲帮他找资料的脸部线条,柔和了。

「○○,人的一生要走得远,必须要有足够的信念,无论风吹雨飘,梦想的力量,可以积累一步一脚印,让我们走到目的地。或许,站在路口,茫然忐忑,无所适从,或许,望向远方,众声喧譁,无从判读。总有那幺一刻,看不清楚的,或许能在阅读过的文字中看见一点微亮,让你继续昂首阔步,安稳踏实地前行。《我还是想你,妈妈》是我想送你们一家人的礼物,拿着它回家吧!」

我温柔地说着,孩子点点头地走了。

孩子家人回送我的书

那天,孩子在教室里缺席了,但我坚定地知道:他与家人的关係不再相互缺席。因为他们一家人,都是爱书人。终究会明白:好的,坏的,光明的,灰暗的,都是我们的人生。真心把自己掏空,重新归零,有些新的思维,新的感知,会被瞬间启动。有些疑问与困顿,在文字中会被解开。

有一天,那一家人在我的办公室案头放了一本《麦田捕手》。

我就站在悬崖边,守望这群孩子,如果有哪个顽皮的孩子跑到悬崖边来,我就把他捉住。孩子们都喜欢狂奔,常常不知道自己正往哪里跑,我必须适时捉住他们,我只想当麦田里的捕手。

我用一本书告诉他们家人的重要。他们用一本书,让我在面对价值崩坏时,仍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:我只想当麦田里的捕手。

阅读,疗癒了我们(十一)

《当我提笔写下你──你就来到我面前》张曼娟着
‧虽然我们都是打字之人了,所幸仍愿意给彼此写信、卡片与明信片。这样的书写,是一种贴近,是望着你的眼睛跟你说话,对我来说,无比珍贵。

《假性孤儿──他们不是不爱我,但我就是感受不到》琳赛‧吉普森着
‧童年缺乏情感互动的人,不论男女,通常不相信有人会爱上「真正的」自己。他们深信,想要拉近双方的关係就必须扮演以对方为重的角色。

《家人这种病》下重晓子着
‧家人之间,只要如微风徐徐吹过就好。如果彼此靠得太紧,反而看不清楚对方,再加上家庭有排他性格,所以实在没有比家庭还令人感到费劲吃力的。
‧若是一个人不能享受孤独的话,就算家人在身边也无法享受孤单。

《红婴仔》简媜着
‧做母亲的是回不了头的。我本不应踏入钢丝网罟,如今既入,当然没有抽身的道理。我只是嫌怪自己不够强壮,怕无法保护孩子、承受灾厄。
‧换一副心情想,其实,亲伦缘法里本就含藏离别种籽。脐带断,小婴儿才有活路。想想我自己是怎幺离开父母的,孩子也会循同样的路离开我。

别让孩子只为了父母期待而活着!除了成绩之外还能关心什幺?《疗癒26颗破碎的心:怡慧老师的阅读课》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